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有扇通往地下城的门 第三百四十八章 幕后黑手

发布时间:2020-01-19 11:53:00

有扇通往地下城的门 第三百四十八章 幕后黑手

{b?B?Y?ba5?p?f??v?h?k?2j???nu??$/?Kq6?M?4?I?3??p??位五十多岁的商务代表离开咖啡店,陆离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咖啡,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就要看摩根大通银行高层的选择,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只能换一个合作对象……”\r

正所谓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r

如果摩根大通银行在一周之内没有任何答复,那么他就会毫不犹豫开始尝试寻找别的合作者。\r

反正美国可能在制造业、基础建设等方面都在被新崛起的东方大国超越,但在金融领域仍旧保持着强大和繁荣,尤其是华尔街那些资本大鳄,肯定不会放过像艾力彼生物科技公司这种明眼人都能看出潜力无穷的新生企业。\r

作为一个吃货,陆离向来没有浪费食物的习惯,默默把属于自己那份咖啡和甜点吃完,这才站起身走出咖啡店,迎着凉爽的夜风漫步在迈阿密繁华的街道上,没过多久便平安回酒店。\r

就在他刚要掏出钥匙卡开门的瞬间,突然听到屋内传来一阵狗叫,同时还夹杂着电视的声音,似乎有人在里边。\r

出于下意识的警惕,他迅速刷了一下卡,紧跟着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进去,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小贼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进自己的房间里盗窃。\r

结果刚一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丹光着膀子倚在沙发上,身后巨大的双翼微微张开,一边逗弄着三条不太友好的半大小狗,一边看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r

的内容不是其他,正是不久之前在公立医院的捐赠活动,以及乔纳森接受采访时回答的问题。\r

“该死!你怎么进来的?”陆离赶忙关上门,防止屋内的景象被路过的酒店工作人员看到。\r

丹一脸得意的笑着耸了耸肩膀:“嘿嘿!很简单,我趁着夜色飞上来的。不得不说,有一对翅膀的感觉简直太棒了,它能让我自由自在翱翔。”\r

“飞?!”陆离拉开窗帘瞥了一眼外面喧嚣的街道,头也不回的咒骂道:“法克!你这是疯了吗?有没有想过外面那么多人,一旦被其中某个人看到或是拍下来会有什么后果?”\r

“放松,别那么紧张,我又不是白痴,早在起飞前就戴上了面具,就算被人拍摄下来,他们也不知道我究竟是谁。”说着,丹从晃了晃手上用树脂材料制成的黑色石像鬼面具,不用问也知道,这玩意百分之百是在超市万圣节专区买的。\r

陆离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安耐住心中的怒火,直奔主题的问道:“事情都搞定了?没出什么岔子吧?”\r

“当然!我发誓完全按照你的要求低调行动,连一只蟑螂都没踩死。那个叫埃克·迪戈的家伙是个彻底软蛋,我仅仅是掏出枪吓唬了一下,他就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花钱雇佣伊登团队的人叫凯文,是兰尼特制药公司的一名经理,我这里有一张他的名片。”\r

丹无疑察觉到了陆离眼神中蕴含的不满,立刻把话题转移到正事上来。\r

毕竟在他眼里,陆离不但未来的老板,更是引领自己跨过超凡力量大门的导师,所以刻意收敛了平常桀骜不驯的一面。\r

“兰尼特制药?”陆离结果名片看了看,马上掏出在互联上搜索,大概几秒钟之后便找到了详细的资料。\r

兰尼特制药的英文名是Lannett,成立于一九四二年,并于一九九一年重组合并成为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曾经在二零一四年位列小型医疗保健类上市公司第八名,目前市值大概在七点六亿美元左右。\r

主要生产和销售包括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在内的医药产品,另外还为医药产品提供合同制造和包装服务,同时也提供受控物质的制造、实验、产品配方与开发、压片、封装、造粒、混合、外包装以及吸塑包装服务。\r

该公司在去年九月份,以十二亿三千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UCB下属专注于仿制药的子公司克雷默斯城市药品,打算加强自身研发能力,野心勃勃的向外扩张。\r

它们采用杰罗姆·史蒂文斯经销协议,将旗下生产的各类药物通过药品分销、药品批发、连锁药店、私人标签分销商、邮购药店、其他制药商、管理式医疗机构、医院购买群体、实体和健康维护组织等多种渠道,成功推广至每一个角落。\r

很显然,这家公司本身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知名品牌,所以直接雇佣商业间谍,企图窃取金色沙棘果的培育技术。\r

不过很可惜,他们显然低估了其中蕴含的风险,同样也高估了商业间谍的能力,最后鸡没偷着,反而惹下一大堆麻烦。\r

盯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兰尼特制药行政总裁兼董事——亚瑟·贝特森,陆离嘴角划过一丝弧度,用极度轻蔑的口吻讽刺道:“果然跟我预料的差不多,是一家规模不大的小型公司。真正的大公司才不会在还没有开始谈判前,就使用这种低级卑劣的小伎俩。”\r

丹摸着下巴上浓密的胡子,狞笑着问:“你打算怎么做,需要我直接发起报复行动吗?”\r

“呵呵,先不急,报复是肯定的,但我暂时还没想好具体应该怎么动手。”陆离脸上同样浮现出不怀好意的笑容。\r

身为一名崇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复仇主义者,他可不会轻易饶恕破坏自己计划,同时给生活带来极大不便和困扰的敌人。\r

“OK!想好了记得通知我,我会帮你搞定。”丹伸出大拇指划过自己的脖子,做了一个割喉礼,言下之意不言而喻。\r

也许是之前做了太长时间佣兵的缘故,他与很多参加过真正战争的美国大兵一样,明显不适应和平环境,一旦出现争端和矛盾,第一时间想到的永远是用暴力和杀戮来解决问题。\r

陆离无奈的摇了摇头,拒绝道:“不,这件事情不需要你,我会自己解决,你有别的任务。”\r

“别的任务?”丹惊讶的眨了眨眼睛。\r

“对,你说过自己以前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雇佣兵,对吧?”陆离上下打量着对方身上的伤疤问。\r

丹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是的!我今年三十五岁,从十七岁入伍,参加过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被强制退伍后又成为雇佣兵,哪里又仗打我就去哪,直到几个月前伊登找上来,说跟着他干能赚大钱,我才重新回到美国……”

宁波市第九医院怎么样
东海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连权威妇科医院
咸宁专门治男科医院
韶关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