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陈绍华答深圳商报记者问

发布时间:2019-10-12 15:48:00

陈绍华:答《深圳商报》问

:创意设计元素是一种高智商的活动,如何使这些创意很好地走向深圳这个现代化城市的公共生活空间,包括街道、建筑、公园、广场等等?也就是公共空间艺术化问题,您有什么建议或者看法?

陈:公共空间艺术化是一个非常综合性的问题,首先取决于甲方与设计者的主导思想,这个思想应该建立在现代人文精神的基础上,即对人的关爱。应考虑人的使用、感知、生活习性等等的合理性、舒适度、宽容度(时间、空间及文化意义上的前瞻性)等,这是广义上的审美要求。

艺术化问题相对具体一些,但难度很大,主要取决于设计者的综合艺术素养和创造性思维能力,还有甲方的判断能力。按目前国内设计师的平均基本素质,我不是太看好,但请国外设计师又存在文化融入问题,比如国家目前的一些重大项目已经明显地显现其弊端。因此,我认为,一些重要项目在艺术化问题上更应该慎重,甚至可以考虑预留待处理的方式,宁缺毋滥,待有了成熟方案再去执行。我比较反对政治任务性的赶工期,往往会造成审美后遗症。

:您对深圳目前的城市生活空间的设计有什么看法?当然,您的看法可能交集着很多矛盾,但是是否可以有两种出发点:一个出发点是,理想主义的,就纯粹的一种理想状况应该是怎么样的?另一个出发点是,立足于深圳的现状的客观实际,谈谈您的可行性较高的建议?

陈:众所周知,深圳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产物,当然有很多遗憾,这是历史的必然,无可指责,但可反思,比如当时的不同做法,经过时间的检验已显现明显的优劣,最典型的是蛇口和华侨城的对比。可见,城市的总体规划之重要。

但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近几年规划的新区,仍以棋盘式的方格来划分,造成许多新的交通死结,难道十二个方向的十字路口比六方向的岔路口或丁字路口更科学吗?为什么欧洲城市地图大多为龟背状的而鲜有棋盘式的,斗胆请规划师思考。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看法,在此不赘。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纯粹的理想状态是不存在的,只能去筛选最大限度的合理性。

说到建议,还是老生常谈,在战略决策问题上或重大项目上请真正的专家、学者参与,(注意,“真正”二字,非行政级别意义上的、或过期的、或伪劣专家、学者)给他们话语权,甚至是拍板权。

:户外广告一直是市民比较关心的问题,那些地方不适合出现户外广告路牌?那些地方户外广告路牌可以使城市更好看?如何处理好这个矛盾?

陈:我本人一直对路牌、招牌的无孔不入,见缝插针的现象持反对态度,甚至是深恶痛绝,好好的建筑、美好的风景、街景被分割地支离破碎,实乃视觉暴力。我们看看,从深南大道到深圳机场,美丽的街道和绿郁匆匆的山体,已无从体验。

我认为,户外广告路牌在现代化的城市里,应该以临时性“遮丑型”的方式为主,那些杂乱的建筑工地、未能及时改造的破街残景烂尾楼等,确实影响观瞻的景象前树立广告牌倒不失为是个妙招。另外,在商业密集区可适当增加广告招牌。最近注意到,日本要立法消除楼顶楼面广告,为的是让城市安静下来,静化视觉,净化心灵静,当然也是为了城市的美感。我们不妨也学学日本。

:您的对这个问题或者相关问题的其他看法?

中国还有一大“国情”,深圳也不例外,就是我称之为“大金牙”的金属字,满墙满楼满门面,从政府部门到企事业单位、从大商场到小店铺,无处不在,无处不有,甚至蔓延到波音飞机典雅的座舱里…,真可谓:满城遍地“大金牙”!

那皱皱粑粑的反光,丑陋不堪的字体,粗制滥造的工艺,实乃堪比城市“牛皮癣”实不为过,但我们人人早已熟视无睹,麻木不仁,若不消灭此景,谈何品位和现代化?

微信小程序怎么样
怎样做微店
微信上面怎么开店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