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逆乱战神 第三百七十九章 群雄汇聚

发布时间:2019-09-13 19:53:17

逆乱战神 第三百七十九章 群雄汇聚

这里看起來也像是一片废墟.残垣断壁.古老而辉煌的巨城已如昨日黄花般败去.

巫神星域已死.已不复巫神犹在的那种雄伟气势,以至于这里已沦为一片废墟.

玄琴一干人等來到这里.來到了这片废墟.四处打量着已毫无生机广阔零星的巫神星域.

这里根本就沒有一个人.至少他现在还沒发现一个人.但这里的故事他却略有耳闻.

曾经的过去.这里曾留下无尽传说.巫神执掌天地.统御人间万界.自封为帝.

巫神星域也是因此而得名.

人非圣贤.每个人都有an.在漫长的岁月中.巫神洞悉了过去.天界或许才是最好的舞台.

然而.在他即将付诸行动时.天界之门大开.在一个伟岸男子带领下.百万雄兵踏足人间万界.

沒有人会忘记那样一幕.那是一种末日般的场景.尸骨堆积如山.血流成河.亿万生灵嘶吼.

那一战天崩地裂.宇宙万物毁灭.恐怖的波动毁灭一起.连浩瀚天界也为之动荡.

巫神是个极度自负的男人.也是极度强大的男人.不为天界古皇威慑.杀皇灭尽百万天界雄兵.

他真的太强大了.神挡杀神.佛阻灭佛.就在他即将杀入天界之时.一根巨大手指自浩瀚天界点杀而來.

那是一根撑天般的手指.非常宏伟.像是跨越了古今.携带者一股无法企及的伟力.

玄琴瞳孔伸缩.像是投入了那段残缺的记忆.深深无法自拔.

“那巫神到底死了沒有.”琉璃忽然问.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玄琴道:“巫神死了.”

他沒有在开口.身后的几个人也都沒有开口.然而千里外传來淡淡的笑声.

那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男子.头戴一顶皇冠.腰间佩挂一块精雕细琢的魁玉.剑眉入鬓.眸子温和如玉.

这个人看起來很出色.一袭白衣如雪.出淤泥而不染.风姿绝世.

这个人忽然道:“听说你就是玄琴.”

玄琴道:“通天之路应该沒有第二人敢自称玄琴.”

这人点头笑道:“很有趣的回答.你并非十恶不赦的杀人狂魔.”

“每个人都有一把量尺.长短不一.也因人而异.”玄琴淡然道:“我杀人.那是因为他们该死.世人舆论不同.走自己的路即可.”

这人笑道:“难道你不怕引起这条路上所有的不满.”

玄琴沉默片刻.笑道:“对我不满的人太多.我又何须介怀于心.”

“不错.”这人笑道:“我姓易.名白.”

玄琴淡然一笑.笑道:“早就期待与你相遇了.”

“很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易白淡笑.一指点碎虚空.转身迈入空间裂缝中.不给玄琴任何回绝的余地.

玄琴苦笑.这人倒也蛮有味道.也比较符合他的胃口.

百里情却不这么认为.“这个易白很可怕.”

慕容嫣也一并点头.天知道这个易白是何方神圣.究竟有无包藏祸心.

未知的人才是最可怕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知道.”玄琴回答并非出乎意料.“我树敌太多.跟他合作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那就去吧.”倾城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琴兄传授的惊天神诀我也想体验有着怎样的功效.”

玄琴笑而不语.伸出一根手指点碎虚空.一道金色神光裹着众人向着那空间裂缝冲去.

时光似在轮转.光阴似箭.易白的身影却已停了下來.站在一片更为残破的废墟.

这里浓雾根生.乌烟瘴气.沒有花草树木.也沒有什么浓郁生机.前方却有一座高大的神山.

那个地方站满了人影.却沒有一个人敢靠近.那座神山仿佛禁忌般所在.横断了前路.

“就是这里.”易白沒有回头.即便沒有回头.他也知道玄琴來了.

玄琴沒有开口.身后的百里情却道:“这是哪里.”

她的话刚落.无数双眸子从前方扫來.宛若犀利的战剑般.令人心神皆颤.

这些人无疑强大之极.各个精神抖擞.脸色冷酷.冰冷而高傲.

能到达巫神星域的人.又有哪一个是泛泛之辈.

众所周知.优胜劣汰.通天之路本就是强者之路.这也意味着越往前遇到的人也就更为强大.

这些人无疑是精英中的精英.來自各个宇宙的最强者.

“巫神陵.”易白盯着远处神山般的古墓.思绪已是万千.

玄琴冷笑一声.倒也沒有吭声.只是这个易白带他们來这又是为何.

很快他就知道答案.他也看到那么几个人.几个看起來衣着极为华丽的年轻人.

“你就是玄琴.”北帝淡笑.从几个人里面走了出來.

他身着一件淡金色的宽大长袍.衣着体面而奢华.头戴一顶金冠.整个人给人一种温润如玉般的感觉.

北帝很强大.无形的气场更是压的不少人难以喘气.面对他的人.仿佛面对耸立在面前的太古大山.

玄琴微微动容.轻声道:“能够让你叫出我的名字.想必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吧.”

北帝淡然一笑.道:“你修为超绝.想不到嘴上功夫也一点不差.”

玄琴面无表情.忽然瞟了一眼北帝身后两人.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两位是.”

北帝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他掩饰的很好.并沒有让别人察觉到什么.

“我的两个手下.难道他们也能入你法眼.”

“他们比你强大.”玄琴淡笑:“如果我是他们.我一定会自己闯出一片天地.又何必跟在别人身边言听计从.”

北帝冷哼一声

.冷冷道:“巫神陵即将开启.我等候你佳音.”

易白忽然笑道:“你好像还沒看过我一眼.你也沒有问我.他们为何而來.”

“难道是你邀请的.”北帝瞟了一眼易白.神色微冷.眸子翻转.像是在思虑着什么.

易白点了点头.道:“有他们的加入.在巫神陵我不至于那么孤单.”

北帝冷笑一声.倒也沒有表现出什么不满.玄琴固然强大.但他更相信姬问天.

虽然姬问天看起來与世无争.但他也不是沒有办法让他出手.只是一句话的问題.

玄琴冷笑.目光流转到前方大墓.道:“这里面有何至宝.”

易白摇头.淡然道:“我也不太清楚.巫神再世太过于神秘.想必陪葬的宝贝也不少.”

玄琴似乎懂了.沒有再开口.他的人也安静了下來.静静等待着时机的到來.

时间在飞快流逝.本就沒有多少光源的巫神陵已变的更加黑暗.唯有淡淡的星月之光笼罩着这一方土地.

玄琴忽然盘坐了下來.也沒有在意地上久积的尘土.就那么安静的坐了下來.

另一边.北帝也沒有什么动静.整个人安静的仿佛一块磐石.未动分毫.

在他身边.龙影与姬问天也出奇的安静.目视着前方巫神陵.也只有姬问天偶尔瞟了一眼玄琴.

这个人很平静.席地而坐.不像北帝那般自恃身份.却又流露出一股王者之气.

当然.他也只是微微瞟了一眼.以他的修为.是决不允许多看任何人一眼的.

这就是一个名人的烦恼.也是一个高傲这人的态度.

玄琴却忽然对他有了兴趣.“你已为神王.又何须跟随北帝.”

姬问天道:“一个人的选择而已.琴兄似乎多虑了.”

玄琴道:“不可否认.你身边的女人很出色.”

“什么意思.”

“你沒明白我什么意思.”

姬问天沉默了一小会.道:“你的眼光非常独到.我甚至害怕跟你这样的做对手.”

玄琴轻笑.道:“可是你已经选择站在我对面.难道不是吗.”

姬问天苦笑.道:“这就是一个男人的痛苦了.”

“难道沒法改变了吗.”

“一个男人做出的选择.一般很少人会去改.”

“可也有人去.”

“我不是那种人.我的选择.我务必会坚持到底.”

玄琴叹了一口气.良久才道:“那我就只有杀了你们了.”

“那我一定非常感谢.”

玄琴点头.不再开口.姬问天虽然可怕.但他也未必沒有一战之力.让他觉得棘手的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这个女人身怀一件可怕神器.具体是什么.他也不得而知.只是感觉这个女人身上流淌着皇者气息.

夜月沉沦.夜更黑.所有的人也更加安静.各个目视着巫神陵.

就在这时.残破的大地猛然分裂.像是漂浮在海洋上的冰块.顷刻间裂开无数深渊.

与此同时.巫神陵在快速上升.本就巍峨的大墓破开土层.已高达万丈之巨.仿佛立身宇宙中央.巍峨无比.

天地间释放出雷鸣般的闪电.蓝色的电弧宛若条条粗大的虬龙钻进了巫神陵.

一时间.雄伟巫神陵动荡不已.在那下方.忽然打开了一道石门.

“巫神陵开放.将有至宝现身.”有强者大吼.无视几尊盖世强者.率先冲向巫神陵.

“北帝归來.巫神至宝将归北帝所有.谁若敢阻北帝.我第一个不答应.”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吃什么好
新生儿能喝四磨汤吗
一岁宝宝厌食怎么调理
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